当前位置:首页 > 股市焦点>分析:剥离行政溢价实现市场化转型

分析:剥离行政溢价实现市场化转型

溢价 剥离2015-09-24 13:03:12
摘要 : 可借鉴股权分立改革的成功经验,以赎买模式解决长期审批制造成的一级市场和存量市场间的巨大矛盾,为顺利开启注册制提供条件。...

为启动市场造血功能,即创造价值的能力,应重新开放上市公司资产重组业务,这是传统行业提升价值的重要路径。可借鉴股权分立改革的成功经验,以赎买模式解决长期审批制造成的一级市场和存量市场间的巨大矛盾,为顺利开启注册制提供条件。

⊙王永春

面对系统性风险的A股市场,管理层紧急向市场输血,不得不暂时停止IPO和再融资业务。目前,系统性风险已基本解除,但市场对市场化转型信心依然不足。为启动市场造血功能,即创造价值的能力,应重新开放上市公司资产重组业务,这是传统行业提升价值的重要路径。可以借鉴股权分立改革的成功经验,以赎买模式解决长期审批制造成的一级市场和存量市场间的巨大矛盾,为顺利开启注册制提供条件。

我国资本市场本质为行政化发行和市场化交易的混合体,本身就面临艰巨的市场化转型任务。在审批制及重审批轻监管的管理模式下,A股公司在正常的流动性溢价外,获得了额外的行政溢价,这表现为过高的壳溢价和控制权溢价,以此形成了A股特有的估值体系。路径依赖使这一溢价结构不断固化。管理部门虽然相继推出中小板、创业板等创新板块,结果都被拉入既有市场逻辑中,中小板变成小主板,创业板变成小市值板。每次转型,特别以注册制为标志的全面市场化转型,上述溢价体系面临解体导致估值突变、市场价值毁灭进而引发系统风险。于是二十多年来,A股市场便在IPO重启、加速、骤停中不断循环。监管层主要精力用于应付不断产生的系统风险,无法实施系统化的市场建设。

行政溢价的存在使低效企业无法通过并购提高效率,而存量和增量的激烈矛盾导致新兴企业难以进入资本市场。于是我们看到在大量低效公司长期占用资本市场资源的同时,申请上市的公司不断堆积。这导致我国无法有效利用资本市场实现经济转型,投资者也难以分享经济转型的收益。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快速索引: